撒蜂蜜的小透明悠扬

全职存文点,PO主是个全职潜水党,偶尔产出,主要精力还是不在这边……
CP的话PO主吃伞修伞/江周江/韩张/林方/喻黄喻/卢刘卢/高乔高/双花/双鬼 ,说着不会都写不知不觉还是都写了的PO主主要还是偶尔的短篇小甜文,因为PO主很不擅长情节……不会太高产,因为PO主一般是和基友聊high了才会有脑洞……(虽然这么说还是……手速跟不上脑速啊……

【喻黄】误交损友,痛心疾首;西皮我有,实力虐狗(上)

喻文州遇到黄少天的时候正在思考刚买回来的那条鱼是红烧水煮清蒸或者滑个鱼片,不过现在天冷了,炖个汤似乎也不错?
或许是想得过于入神,当喻文州因为手上一空回过神时只来得及看到刚刚还提在手上的鱼已经被迫跟着一道黄色的影子远走高飞——他挑的这条鱼不小,也真是难为了那猫能叼着条快有自己三分之二大的鱼跑那么快。
没错,黄少天是只猫,黄底褐纹,算是城市里比较常见的那类野猫。
虽然最近开始偶尔会去某间猫咖做做兼职,不过大部分时间他还是凭借敏捷身手自食其力,在这座城市的野猫界留下了素不走空一击必杀的的传说——然而更出名的是他的烦。
碰上喻文州的时候他也在思考自己今晚的晚饭怎么解决,结果一转头就被吸引了目光。
那优美的线条、完美的气质、光泽的鳞片……就是它了!人类那句话是怎么说的来着,幸福就是猫吃鱼是不是?
左右一看发现街上没有其他人也没有其它猫,黄少天伏下身死死盯着男人手里的鱼,一边寻觅合适的机会一边暗自盘算一会儿撤退的路线。
那鱼有点大不能带着跑太久,要换个地方黄少天觉得还不一定跑得掉,不过前面转角就是老叶的猫咖方便藏匿,这么一看简直天时地利得让黄少天觉得不抓紧机会上就是浪费了那条鱼对它的眉目传情。
眼看男人就要走到路口,黄少天舔舔嘴,猛得扑上去叼了鱼,三两下就越过转角,只给喻文州留下道模糊不清的背影。 熟门熟路的蹿进转角的猫咖,叶修他们对黄少天这种时不时带猎物回来吃饭的行为早就熟视无睹,只要不干扰店里生意也不去管他,任由黄少天找了个舒服的角落趴下准备研究一下该从哪里下嘴。
迎客铃清脆的声音响起,黄少天下意识的抬头看了一眼连尾巴上的毛都要炸起来,立刻两爪死死抱住那条鱼,企图把自己缩得再小一些。奈何天不从猫愿,新来的客人环顾一周,径直走到他面前,蹲下和他对视着,脸上居然还带着温雅笑意,看不出半分刚被抢了晚饭上门兴师问罪的架势。
“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干什么干什么我跟你说这鱼我抢走了就是我的我的我的!我是不会还给你的!)”黄少天先声夺人,也不管对面是不是听得懂总之气势上不能输!
被抢了鱼的男人似乎觉得黄少天这幅样子相当可爱,于是伸手在他头上揉了两把,顺手揪住他后脖子连鱼一起提了起来抱在怀里,冲着走过来准备说点什么的男人扬了扬:“老板,这猫多少钱?”
不知道是不按剧本来还是太按剧本来的发展让一人一猫都愣了愣,黄少天最先回过神来挣扎着企图逃走,嘴里也没忘记冲着叼着烟糖的人求救:“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我去这什么鬼本少又不是他养的!而且谁知道你想干嘛指不定就是想报复呢!我跟你说做人这么小肚鸡肠是不行的老叶你不能看着我进火坑啊!)”

啊对了,是不是忘记介绍了?黄少天是只猫,得帝流浆成精,妖龄三月,而他对面名叫叶修的是个千年老妖怪,嗜烟如命,也不知道抽什么风居然在禁烟的猫咖找了份工作,烟瘾上来了还得跑去寒风萧瑟或者烈日炎炎的户外吸烟区。
黄少天做猫的时候话就多,不过那会儿除了猫没啥听得懂他说啥,人类也完全不懂得欣赏这位猫民艺术家的单口相声,常常只回报给他拖鞋之类的东西还附带一句“哪来的野猫天天闹春”的咒骂。
你才闹春你全家都闹春!一年四季都发情的物种!黄少天敏捷的躲过高空投掷物,愤愤地冲那个方向比了个对猫来说颇有难度的中指。
成精以后能听懂他说话的对象多了几个,其中之一就是现在站在一旁的叶修,不过对方这会儿看起来正企图把自己伪装成一个普通的人类,对黄少天发出的求救信号充耳不闻:“哟,眼光挺独特的啊,这猫是一下雨天跑来的,大晚上的特别烦——你看叫个没完,所以叫夜雨声烦,你要真喜欢随便给点儿带走得了。”
黄少天目瞪口呆,怀里的鱼都差点掉出去,急忙又抱紧了些:“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卧槽我被魏老大捡到的时候是白天天气晴朗万里无云好吗!而且老叶我又不是吃你家粮长大的你就这么把我卖了要不要脸爱呢友情呢你对得起那些年帮你刷过的营业额吗!魏老大呢你叫他出来!)”
叶修看了他一眼,继续对喻文州说话:“你叫黄少天也行,反正两名字都有反应。实在烦就送回来,啊,随便扔了也行他会自己跑回来的。”
这话怎么听怎么像是青蚨钱,客人却笑得如沐春风:“是有点烦,”他捏了捏挣扎得更加剧烈的黄少天的耳朵,“不过我觉得,这样也挺可爱的。”
TBC

评论(6)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