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蜂蜜的小透明悠扬

全职存文点,PO主是个全职潜水党,偶尔产出,主要精力还是不在这边……
CP的话PO主吃伞修伞/江周江/韩张/林方/喻黄喻/卢刘卢/高乔高/双花/双鬼 ,说着不会都写不知不觉还是都写了的PO主主要还是偶尔的短篇小甜文,因为PO主很不擅长情节……不会太高产,因为PO主一般是和基友聊high了才会有脑洞……(虽然这么说还是……手速跟不上脑速啊……

【双花】我花开后百花杀(1END)

*从属于小精灵系列

*一直很想写这个标题不过一直不知道写什么……我尽力了……

*注意是的,小精灵是大孙不是乐乐。

*OOC有,草稿流有,慎。


 @四叶瓜子子 我写出来了么么哒!夸我!(喂)至少不要揍我(。)

新年快乐!

=======================================

外卖几乎是所有死宅的忠实伙伴,懒得出门又不高兴用泡面打发的时候外卖简直是生命存在的意义之一。


前提是食物顺顺利利祭了自己的五脏庙而不是被其他什么东西吃掉。


作为一个生活习惯良好的青年,在打发走了外送小哥之后张佳乐先去洗了个手,然而在他哼着歌从洗手间出来准备享用热乎乎的炸鸡的时候,愉快的bgm突然就断掉了。


任何人在发现自己的午饭在洗手的这段时间里就只剩下了点儿骨头恐怕都不会有好心情,不过张佳乐的反应更加独树一帜,他没有半分犹豫,抄起叉子冲过去就朝那个5厘米高背着重剑啃他鸡翅的“人”捅了过去。


对方反应还挺快,迅速抽出重剑转身格挡后跳,本来就饥肠辘辘还被抢了午饭的张佳乐一看顿时大怒:“你还敢躲?!”手里叉子立刻就追了过去。


就这么乒乒乓乓打了一阵,从早上到现在还是水米未进的宅男张佳乐体力先跟不上了——事实上,要在小范围内维持操作精度需要花费的精神并不少,如果不是平时打游戏锻炼出的反应能力,恐怕这场战斗会在更短的时间里结束。张佳乐扔下叉子摸出手机,一边拨号一边跟那个“人”说话:“不打了不打了,反正你吃都吃了也吐不出来,再定一份算了,说起来你到底是啥?这么小看不出来还挺能吃的啊。”


那边杵着重剑的小家伙气息稳定,他打量了张佳乐一会儿:“孙哲平,精灵。你人看起来还不错,要不要跟我定个契约?”


如果你以为这是一个不打不相识接着干柴烈火终生绑定贩卖墨镜走上人生巅峰的故事,那你就错了。


张佳乐非常干脆利落的拒绝了对方的邀请,理由无可挑剔:“把我的炸鸡还来再说!”


不过这只是每一个童话故事都会有的小小波折,孙哲平显然不是那种被拒绝就会乖乖放弃认定目标走人的类型,他甚至并没有太介意张佳乐不太认真的拒绝,光明正大理直气壮的住了下来。张佳乐对此也没什么特别表示,虽然多少有些那天之后孙哲平的食量降到了符合他体型的程度的原因,不过主要还是因为这个小家伙无论是性格风格还是长相都实在是太符合他的口味。


张佳乐骨子里是个绚丽又浪漫的人,从“百花缭乱”这个ID到游戏里他那自创的灿烂如烟花的光影式打法都毫不掩饰地彰显着这一点,也正因为这份浪漫,自小接受唯物主义教育的他几乎没什么障碍就接受了孙哲平这个相当不科学的存在,甚至还能兴致勃勃的询问着那个世界的细节,并且随手涂在本子上。


哦对了,似乎忘了交代,张佳乐是个大学老师,艺术学院,教画画的,而现在正值暑假,是个适合宅男在家里吹着空调吃着西瓜陪着游戏醉生梦死的时间段,如果没有必要,张佳乐是完全不打算违背生物本能出门体会一下被烈日炙烤的感觉的,即使是如此奇妙的经历也不足以让他改变。


反正生活用品靠x宝。


孙哲平对人间的生活适应得非常快,没事就坐在电脑旁看张佳乐打游戏,很快已经能在张佳乐打游戏的时候捧着西瓜说上两句,然而他们的意见并不总是一致,张佳乐嘴炮技能有限,但是他有万用大杀器:“连键盘都摸不到,呵。”


孙哲平不是不会嘴炮,不过他一般不爱跟张佳乐嘴炮,这时候一般就呵呵两声继续吃瓜,几次之后他向张佳乐发出了邀请:“要不要体验一下真人弹药专家?”


无论是艺术家的好奇心亦或者是游戏玩家的实践欲都让张佳乐无法拒绝,于是在一个本该待在空调房里的炎炎夏日,他跟着孙哲平跑到了精灵的世界。


那个世界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和“荣耀”的体系非常相似,除了精灵在正式缔结契约之前都只能保持5CM。


孙哲平带他来的那张地图张佳乐并不陌生,在游戏里这里叫做西部荒野,不久之前他还被朋友叫去那帮过一次手,不过那时候他可没想到有朝一日能亲自站在那张地图上。


百花缭乱的装备穿在身上有种奇妙的COSPLAY感,不过入手的冰凉沉重和道具枪完全不同。并没有谁教导,张佳乐无师自通的学会了上弹瞄准开枪灵活走位,手里的猎寻仿佛就是他身体的一部分,依照他的心意炸出一片绚丽光影。


张佳乐玩得开心,依旧保持着5cm的孙哲平稳稳地坐在他肩上,在自动手枪绵延的韵律中仔细倾听,接着他突然站了起来跳了下去,跃出去之前只给张佳乐留下一句“弹药有限,注意控蓝。”


你妹!张佳乐还没来得及控诉这种试玩不交代设定的坑爹行为就发现了孙哲平跳下去的真正原因。


要说起来也没什么特别的,游戏玩家对这事儿都特别熟悉特别期待,可对此时还在熟悉技能并且刚刚获悉弹药有限的的张佳乐来说就不是什么好消息了。


怪物刷新了。

这片区域是50级的练级区,要真在打游戏那怪是越多越好,张佳乐自信凭着他的身手还是能解决掉全部被他引来的怪的。


然而现在不是游戏。


眼前扬起一道血影,张佳乐来不及犹豫,光影迅速的吞没了那片区域,他没有看到技能的发动者,却凭着直觉认定那就是带他来此的狂剑士,即使那道血影的大小和精灵的身形并不相符。


光影覆盖之下敌人的血花不断飞扬,虽然此时还远不如日后闯出“繁花血景”盛名时的华美绚烂,却也已经初具雏形。


战斗最终结束的时候张佳乐弹药已经用尽,他脱力的伸开四肢倒在地上喘着气,却并没有被带入危险的愤怒,冒险欲一丝一缕的从身体里冒出来缠绕住他,引诱他做出某个不会后悔的决定;孙哲平也杵着重剑坐在他身旁,浑身上下几乎全部染成红色,他转头望向张佳乐,第二次发出了邀请:“嘿,你的技术看起来不错,要不要和我一起来个组合?”

END

评论(4)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