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蜂蜜的小透明悠扬

全职存文点,PO主是个全职潜水党,偶尔产出,主要精力还是不在这边……
CP的话PO主吃伞修伞/江周江/韩张/林方/喻黄喻/卢刘卢/高乔高/双花/双鬼 ,说着不会都写不知不觉还是都写了的PO主主要还是偶尔的短篇小甜文,因为PO主很不擅长情节……不会太高产,因为PO主一般是和基友聊high了才会有脑洞……(虽然这么说还是……手速跟不上脑速啊……

【周江】养水(1END)

*本来是准备作为江副生贺的……但是昨天写了一半电脑自动关机还没自动保存……哭晕。迟了24小时多点,咳江副生日快乐!


*算是预计想写的七月半系列里的一篇吧,我这里还有一篇天使组。林方和喻黄请抽打 @走笔至此搁一半 !


*带一句话的天使组林方喻黄


*顺便打个广告w 明年1月23日,东门文化宫,深圳荣耀冬季城市表演赛,约吗?

=====================================

和许多白领一样,周泽楷桌上也养着一盆绿植。水晶花瓶里盛着棵翠绿翠绿的水生植物,在疲惫的工作之余,总能给眼睛带来片刻的放松。


一开始周泽楷的花瓶里还养着几条小鱼,在水生植物的根里游来游去,仿佛是在森林里捉迷藏。不过不知什么时候起就剩下了那株植物和清澈的水,周泽楷还时不时会买些与其说是装饰不如说是玩具的东西放进去,硬是把个水晶花瓶打造成了立体游乐场,还因此被同事调侃过:“你是养植物呢还是养水呢?”周泽楷也只是不好意思的笑笑,之后依然故我。


同事不知道其实他真相了。周泽楷精心照料的,确实不是那颗普通的绿植。


这一切的开头其实是个小小的意外,那天周泽楷莫名其妙的醒得很早,在床上来回滚了两圈发现完全无法酝酿不出回笼觉的情绪之后决定不如早点去公司。


或许确实是太早了,整个楼层空无一人,周泽楷的座位正对着门口,在推开门的瞬间,他似乎看到有什么东西惊惶失措的跌进了花瓶。


疑惑的快步走过去,水晶花瓶里的绿植依然张扬着生命力,清水依然平静清澈,如果换做其他人,多半会认为是自己眼花。


但周泽楷对自己的眼神相当自信,他凝视着花瓶足有一分钟,总觉得在交错的根须里看到了一团企图让自己看起来很像水的“水”。


“看到你了。”他轻声说,那团水却并没有理他,还把自己团得更紧了些,大约以为周泽楷是在诈TA。


周泽楷也不是个喜欢多说的人,他卷起袖子捞起绿植,手指准确的戳了过去。


指尖流过仿佛果冻一般的触感,应该是终于认清了被发现的现实,那团水在水里转了两圈,最终水面上慢慢悠悠的浮出了个小小的人形,尽管面容模糊依然看得出带着亲和的笑容:“哈罗?我是江波涛。”

 

因为某些原因,周泽楷所在的“荣耀”公司其实寄宿着许多超自然的生命,有些化身为人,不动声色的过着看似普通的生活;而有些则始终维持着原来的样子,偶尔心血来潮也会玩个小小的恶作剧。


江波涛算是后者,他是个水精灵,能在任何有水的地方之间移动,遇到周泽楷的那天他乘着水流滑落到对方的花瓶里,一抬头望见双点漆般的眼睛。


对江波涛这类旁观者来说,每个人类都是不一样的风景,而周泽楷无疑是其中的5A级景区。在被发现之前江波涛就经常偷偷溜到周泽楷的花瓶里,被发现之后更是变本加厉,偶尔心情好了甚至还会在周泽楷洗手的时候突然冒出来,在对方修长的指尖落下一个吻。


周泽楷并不是很介意,他自小安静内向不善与人交际,却素来对神秘事物极有兴趣,江波涛的出现为他打开了一扇那个世界的窗。只有他们两个的时候江波涛会给他讲一些那个世界的故事,比如公司里的灵异传说大部分源自幽灵方锐大大的恶作剧而隔壁部门的林敬言和这位有一腿;再比如另一个隔壁部门的黄少天和喻总裁有那么点不清不楚的关系也是源于幽灵的恶作剧,哦对了,总是温文尔雅的喻总裁其实也不是人类;又比如深夜的茶水间里曾经有加班的姑娘目击到一截迅速收进天花板的半透明袖子,虽然她以为是自己眼花,不过那其实是微草的小高和转去其它部门的好友约定见面的日子,小家伙当时也吓得不轻。


“因为我们也是有规则的啦,毕竟不是所有人类都能接受我们的存在。”夜深人静,江波涛坐在周泽楷家鱼缸里的海盗船头上晃悠着小腿。


没错,江波涛偶尔会去周泽楷家里串个门,他第一次出现在周泽楷家的时候对方显然受到了一定程度的惊吓,江波涛敢确信他一定脑补了一出自己付出了什么代价才能离开公司的戏码,多半还复习了海的女儿。


不过事实没那么狗血复杂,江波涛的活动范围本来就是“有水的地方”,“荣耀”公司是更适合他们这类存在居住,可这并不妨碍这些居民偶尔出去散散步。


在知道江波涛可以离开公司之后周泽楷很快就在家里安置了个鱼缸,里面精心点缀着亭台楼阁,甚至还有迷你摩天轮和海盗船,虽然江波涛只是偶尔提起觉得这些小玩意儿很有趣。


“如果不是普通的办公室传说而是被‘确认’,大部分时候需要消除目击者的记忆。”江波涛站起来,双手打开,摇摇晃晃的走在海盗船露出水面的桅杆上,周泽楷看着他,眼神里略微流露出些担心。


“不过也不是不能有例外,如果目击者和被目击者两情相悦。”江波涛跳上瞭望台,他抬头看向周泽楷,语气轻快,“嗨,小周,我喜欢你。”


END

评论(4)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