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蜂蜜的小透明悠扬

全职存文点,PO主是个全职潜水党,偶尔产出,主要精力还是不在这边……
CP的话PO主吃伞修伞/江周江/韩张/林方/喻黄喻/卢刘卢/高乔高/双花/双鬼 ,说着不会都写不知不觉还是都写了的PO主主要还是偶尔的短篇小甜文,因为PO主很不擅长情节……不会太高产,因为PO主一般是和基友聊high了才会有脑洞……(虽然这么说还是……手速跟不上脑速啊……

【喻黄喻】青凤白虎(脑洞一回完)


脑洞来源于最近在打的游戏……

生日和性格感觉到了对喻总的恶意(不),于是就有了下面的脑洞……

OOC有,剧情无,写出来满足一下而已……

手速赶不上脑洞什么的虐die……

清水无差

===========================

青凤一族自古以来便迅速敏捷闻名,偏生到了喻文州这出了他这么个异类。虽说那身手放眼三界五行也算得上是尖端那批,但搁在灵物里,慢说在他那以灵敏著称的本族里,其它在这方面略有所成的种族单论速度,怕是都能和他比个不相上下,族中长老连叹可惜,其它族人也多隐有同情之意,只求他能平安长大,从未对他寄予半点希望,喻文州却不甚在意,只勤勤恳恳的修习术法,丝毫不曾懈怠。

时间一晃而过,喻文州的其它同期伙伴早依惯例出门锻炼游历,唯他仿佛被遗忘一般,迟迟未曾接到通知,直到那日例行考校,他虽速度依旧却通过精巧布局连胜前辈三回,一时技惊四座却依然不卑不亢,至次日便得了许可,可以外出历练了。

到一处便要守一处规矩,既决定去红尘里走一趟,喻文州化了个人形,发丝仔细束起,一身青羽变做一袭青色衣衫,端得是位温和俊秀的翩翩公子,真下了人间来提亲的人怕是会日日踏破门槛。

可惜没这个机会了。

才出了领地喻文州便见到个白衣少年,虽然对方笑容灿烂,不过喻文州自然不会错过他身上锐利的灵力。

那少年见到他很是惊喜:“哎可算是见到个活的了我都在这转了三天了!听说青凤一族住在附近怎么也该是个风水宝地结果我这几天一个能问路的活物都没撞见。不对你刚从里面出来,你是青凤?”

白虎一族这一代有个名声在外的黄少天,出了名的话唠,每个跟他打过交道的都一致想封了他那张嘴,只可惜这黄少天除了话唠,自己实力也是一等一的强,迄今为止还没听说有谁成功封了他声的。

眼前这少年多半就是了,喻文州想,果然名不虚传。

黄少天是来找青凤一族的,也没存了什么踢馆砸场子之类的心,纯粹就是想来比试比试,结果正巧撞上了喻文州。

论谋略布局黄少天当然比不过喻文州,但在绝对实力面前那些战术也丝毫没有可以展示的空间,几招过后黄少天收了他的宝剑“冰雨”皱眉看喻文州:“不打了不打了没意思,你们青凤不是以速度闻名的么?你怎么这么慢?换个来打换个来打!”

喻文州也不生气,只笑咪咪的告诉黄少天:“不好意思,族里这个年纪的都已经出去了,我是最后一个。”

谁也不知道这一只青凤和一只白虎是怎么就勾搭上了,有知道这段历史的会嘲两句孽缘,不过事实上无论是看起来咋呼的黄少天还是沉稳的喻文州都不是一见钟情的类型,硬要说的话…

果然还是孽缘吧。

黄少天也喜欢人间的热热闹闹,但是他表示难得出来直接下人间多没意思,来来来本剑圣带你见见世面。于是拖着喻文州踏上了灵界旅游的道路。

既然不需要去人间,自然也没必要执着的维持一个幻象。

传说凤凰非梧桐不栖,虽然喻文州没这么讲究,休息时也不可能和黄少天一样趴在地上,总要择枝而栖,偶尔也会有距离地面不够高所以尾羽只是堪堪悬空的情况。

有天晚上黄少天睡着睡着突然醒了过来,刚一睁眼就看到反射着月光的青色尾羽长长的垂在眼前,随着风微微摆动,而喻文州把头埋在翅膀里睡得正香。

喻文州的尾羽相当漂亮又有光泽,黄少天心动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儿了,但是他觉得一是没事摸人家尾巴看起来特别像是轻薄调戏,二是…他堂堂白虎四灵之一,被几根羽毛逗得和凡间的猫一样传出去他还要不要做虎了!

不过今天月色正好,四下无灵…就,挠一下吧?

得偿所愿的白虎满足的趴下继续被中断的好梦,树上理论上应该已经沉眠的青凤却抽出了头,若有所思的看了看树下的白虎。

很多年以后黄少天才知道,凤的尾羽也是很敏感的。

(大概会被打死的END)


评论(6)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