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蜂蜜的小透明悠扬

全职存文点,PO主是个全职潜水党,偶尔产出,主要精力还是不在这边……
CP的话PO主吃伞修伞/江周江/韩张/林方/喻黄喻/卢刘卢/高乔高/双花/双鬼 ,说着不会都写不知不觉还是都写了的PO主主要还是偶尔的短篇小甜文,因为PO主很不擅长情节……不会太高产,因为PO主一般是和基友聊high了才会有脑洞……(虽然这么说还是……手速跟不上脑速啊……

【喻黄】十年轮回(1END)

之前在公子看到有人说如果一直重复循环从高考以后的十年会怎么样,看着帖子觉得挺有意思的,就拿来写了喻黄(一直看不到结局好虐……)

然后PO主写了三千字以后完完全全的……忘记了这个坑……

今天在高铁上终于补完了!

最后部分有点赶,如果觉得哪里有不足请多包涵><

清水无差,不过感觉可能还是喻黄一点?

======================

 

索克萨尔是终点颇有名气的西幻写手,文字行云流水、设定完整宏大、人物栩栩如生、情节紧凑逻辑严密环环相扣,可惜什么都好,就是手速太慢,在终点这个日更万字也不能算多罕见的地方,他始终保持着一天三千字的速度慢悠悠的更着,一度被人嘲笑说不应该混终点,应该去普江。

但是无论别人怎么说,凭借稳定过硬的质量,索克萨尔还是有不少真爱粉一边吐槽大神求手速一边每天眼巴巴的刷着更新掉落。

后来终点横空出来一个专注穿越重生三十年的夜雨声烦,语言活泼有朝气,文也写得不落俗套,重点是,相·当·能·打。

日更差不多是索克萨尔十倍那么能打,甫一出现就吸引了众多眼球,甚至有人拿他的手速来嘲讽过索克萨尔。

不过在夜雨声烦的真爱宣言之后统统销声匿迹。

“我是因为索克萨尔才开始写文的。有机会希望能多多交流呀索克萨尔大大我是你的脑残粉我要给你生猴子!”后一句显然是玩笑,不过推荐友链全都是索克萨尔的书页,有事没事还去给人刷长评砸月票各种打赏,说不是真爱粉都没人信,私底下索夜索的同人文都不知道出来了几篇。

不过现实并没有同人那么美好,起码现在夜雨声烦和索克萨尔还只是偶尔QQ聊两句的关系,好感度勉强点亮普通朋友,距离莫逆之交都尚有很长一段距离,更别提妹子们脑补的那些这样那样的事了。

 

电脑前的黄少天把今天的进度扔进夜雨声烦的存稿箱,伸了个懒腰,接着开始盯着索克萨尔的QQ头像例行纠结。

按照他的性格其实甚少有和谁说不上话冷场的情况,似乎无论是谁都分分钟混熟勾肩搭背称兄道弟相约街边大排档吃烧烤。

可是索克萨尔不一样。

他喜欢了索克萨尔好几个十年。

别误会,只是单纯粉丝对写手的喜欢。

这是黄少天的秘密,他的时间从他十七岁开始以十年为一个周期不断循环,度过了最初的惊惶不安,黄少天逐渐开始适应了穿越重生的生活。

其实能够循环度过十年最黄金的岁月对黄少天来说并不能算是恐怖故事,恰恰相反,好奇心和精力同样旺盛又有冲劲的他在无数次轮回里勇于尝试各种发展路线,把生活当成了一场游戏,力求玩出所有隐藏任务菜单通关全部结局收齐所有CG。

聪明努力又讨人喜欢的人运气总不会太差,黄少天还自带天赋技能自来熟,总是笑嘻嘻的阳光活泼却从来能够抓住机会一击必杀,出任CEO迎娶白富美(并没有)走上人生巅峰的路子也不是没走过,心情好了走走学霸路线心情不好抓紧机会来一场说走就走的环游世界之旅,玩得不亦乐乎。

唯一让他充满遗憾的就是索克萨尔。

索克萨尔脾气很好,每一条留言都会认真回复,但就是雷打不动每天三千字更新,堪堪踩过全勤及格线,轮回再开之前黄少天总惦记着他没完结的坑,多次重复下来索克萨尔的那些文他几乎倒背如流,就是抓心挠肝的看不到结局。

黄少天觉得不能这样继续下去了,回回都跳进同一个坑也就罢了,关键是永远看不到结局这实在是没法忍。

痛定思痛,他决定这次做个写手,混进写手圈子GD到索克萨尔大大打滚卖萌不择手段求更新求完结至少也要听到完整大纲。

于是终点上多了个夜雨声烦。

后来黄少天拿到了索克萨尔的QQ。

再后来就是现在这个样子,类似于近乡情怯,突然能够接触到珍之重之几十年的人,黄少天反而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了。

一拖就拖到了作者年会,夜雨声烦和索克萨尔毫不意外的双双被邀请。

作者年会历来是这帮平时基本上混迹于网络难得见阳光的死宅们联络感情的盛会,长于一击必杀的黄少天不打算放过这次机会,决心怎么也要抓住索克萨尔多刷点好感度起来。

 

丝毫没考虑过断更的黄少天抓紧在高铁上的时间运指如飞,邻座和他年纪相仿气质儒雅的男子安安静静的看着书,黄少天偷空瞥了一眼书名,看起来就是特别深奥的类型,黄少天估计自己在这个年龄时能看睡着,对方却读得非常认真。

长得还挺好看的,并不是那种让人眼前一亮的凌厉帅气,不过身上却明显带着那种书香门第熏陶出来的、估计微微一笑就能让无数小姑娘嗷嗷叫着男神好苏的儒雅气质,黄少天记得刚上车时对方礼貌的点头和简单的交谈,即使只是简短的词句,温和干净的声线还是让黄少天留下了深刻印象。

索克萨尔大概就是这种类型吧。

这个念头在脑海里一闪而过,接着就被黄少天抛之脑后。

哪有那么巧。

完成任务合上电脑的时候距离终点站已经不远,黄少天转头发现邻座靠在椅背上睡着了,手搁在小桌板托着的厚实晦涩的精装书上,十指修长好看,被钢琴老师看到一定会觉得不去弹钢琴简直是暴殄天物。

不过现在不是思考这个的时候,列车已经进站,黄少天随手把人拍醒,简单打了个招呼,接着就和行李一起随着人流被裹出了高铁站。

凭借这些年四处奔波的经验,黄少天轻车熟路的摸到年会指定酒店,报了名字拿了房卡,得知主办方排的是双人标间并且另外一位已经入住之后也只是耸耸肩,反正是谁他都能谈得来,想来主办方也不会给他安排个妹子同住这么任性。

却没想到正弯腰整理行李的是刚刚才分开没多久的高铁邻座,黄少天打开行李箱,一边往外拿衣服一边高高兴兴的开始搭讪:“没想到你也是来参加年会的啊看来我们还挺有缘分,B市好冷果然还是我们G市暖和对吧?不过有暖气简直点一万个赞!啊对了我叫黄少天,ID夜雨声烦,你叫什么?”

青年合上箱盖,依旧是温和斯文的声线,还含了些许促狭笑意:“我叫喻文州,笔名索克萨尔,初次见面,请多指教啊,夜雨大大。”

黄少天几乎是有些僵硬的转过头,盯了喻文州足有一分钟,接着突然爆发:“索克萨尔大大我是你的脑残粉求更新求剧透求大纲求结局啊!”

 

有了同房之谊又是同城,年会之后黄少天和喻文州的距离陡然拉近了许多,本来就是男神,再加上喻文州总是微笑着听他说话从不打断,黄少天觉得他对喻文州的好感度简直破表,愈发的肆无忌惮,以至于后来写手群里有人调侃说黄少终于得偿所愿和男神修成正果,手残话唠刚好互补,接着就被黄少刷了满屏:“谁手残谁手残我家索克萨尔大大那是精益求精不服来跟我拼字拼字拼字输了就在主页刷‘我是手残’!!!”

开玩笑,谁要和话唠拼字,也就只有喻文州这种好脾气的人才忍得了从不说他烦。

“任何人都会觉得烦,不过为了友情,可以忍。”——by被抓住问你真不觉得黄少烦么的索克萨尔。

“看到没有看到没有这就是觉悟这才是真正的高尚的纯粹的友情你们学着点!”——by被回答噎了三秒钟立刻满血满蓝的夜雨声烦。

“瞎了。”——by觉得需要批发墨镜的围观群众。

每天QQ聊上几小时还时不时约出来吃个饭看个电影顺便发个微博报复社会,如此一段时间之后黄少天觉得时机成熟,可以试着求加更求完结求大纲了:“求剧透求更新求手速文州你再不写完我又看不到结局了你就成全我一次吧!”

……然后被残忍的拒绝了,同时他也终于知道了喻文州只是日更三千的理由。

无它,唯上班耳。

喻文州的工作和报表有些关系,加起班来相当凶残,下班回来还能坚持写作从不断更已经算是很厉害,虽说放假的时候可以多写一些,但作为一个上班族总有各种突发状况,屯点文也是必要的。

“那么辛苦干脆辞职算了,吃喝玩乐我负责你只要专职写作啊!”计算了一下存款数,黄少天很有底气的提出了包养心爱写手的建议。

喻文州摇摇头:“我觉得现在这样比较自由。”

并不以此为生,就可以有很多不必妥协的东西,可以认认真真慢慢悠悠的精心雕琢自己想象中的世界。

“不过如果夜雨大大拿出点诚意来,每天双更到三更倒也不是不可以,”喻文州笑得有些狡狯,“反正这篇我其实已经差不多写到结尾了。”

谁也不知道那一个月里黄少天到底答应了喻文州什么又做了什么,总之一个月后索克萨尔前所未有的开始了每天三更,并且明确在章节末标明是“被夜雨声烦大大的诚意所感动所以拼了命的写更新”,又引发了一片“烧烧烧”的热潮。

黄少天才不管这些,这次他总算能看到结局,开心得就像是屯够了粮食的仓鼠,如果索克萨尔没有在完结之前的一个月同步更新另一个据说是他从大学时期就开始构思的新坑的话一切简直堪称完美。

再次站在起点上,黄少天痛定思痛,决定釜底抽薪,索性直接考到了喻文州的学校,还想方设法跟他做了室友。

从室友混成亲友听喻文州讲新坑构思并怂恿他先写这个坑,完美!黄少天在心里给自己点了个赞,然后笑嘻嘻的跟自己还年少青葱的心爱写手兼室友打了个招呼。

不得不说喻文州的成绩和能力都相当对得起他那张充满书卷气的脸。奖学金学生会辩论队一样没落下,不过和给人的第一印象不同,喻文州并不是那种会恪守规矩的乖乖牌,偶尔他也会逃课跟黄少天出去看个电影甚至单纯就是去附近的小店聊聊天,比较让黄少天意外的是这位看起来靠谱沉稳得不符合年纪的舍友居然也会打网游,还和他玩同一款游戏同一个区服,而且技术意外得还不错,虽然手速比较黄少天逊色不少,但依然能够完虐大部分玩家,更难得的是他是个用脑子而不是技术硬吃的玩家,和黄少天配合得天衣无缝,于是他们在PVP的世界里迅速建立了男孩子之间深厚的革命情谊,以至于喻文州说想加个社团的时候黄少天连问都没问就跟着一块儿进了辩论队,并且迅速的以其出色的语言能力混成了王牌。

大学里的辩论会出现什么辩题都不算奇怪,相较而言,这次比赛的题目“同性恋的存在是否合理”简直算得上是中规中矩。

结果并不意外,有喻文州这种思维缜密准备充分长于不动声色布下陷阱的队长,搭配上冷静善于捕捉机会反应迅速语言技能点满的王牌黄少天,虽不能说百战百胜,不过蓝雨在辩论赛上的胜率当真相当不错。

正式复盘要到下次社团活动,不过作为王牌兼副队的黄少天和队长喻文州赛后一起出去吃个东西顺便聊天做个简短回顾已经称得上是惯例了,而黄少天有时候也会代入对手思考如果是自己要怎么进行辩论,今天并没有例外,喻文州含笑听着,如果是往常其实他也会和黄少天一起模拟——事实上和黄少天在一起的时候通常是喻文州说得更多一些,今天他却只是含笑听着,等到黄少天一段说完之后突然问了他一个问题。

“那少天觉得同性恋是不合理的吗?”

“怎么会,”黄少天摆摆手,他本来就算是对同性恋比较友善的类型,再加上这么多年的人生,眼界也非同一般,“喜欢同性就喜欢呗,只要遵纪守法洁身自好不祸害别人我觉得跟普通人也没什么区别。”

“这样我就放心了,”喻文州眉眼弯弯,“少天,我喜欢你。”

黄少天的声音顿时止住,他吃惊的看看着喻文州,沉默了好几秒之后才终于找回他的声带:“队长,你开玩笑吧?”

“我很认真。”黄少天的反应并没有超出喻文州的预计,他神情坚定而认真,黄少天不合时宜的想起有相熟的女孩子玩笑说如果对面都是女生说不定只要喻文州温和一笑就会直接晕倒告负。

思维一跑偏脱口而出的话就显得不太对了:“队长你是同性恋学校里多少姑娘得哭晕在厕所接着哀嚎这年头的好男人果然不是有主就是GAY啊。”

喻文州一下笑出了声,他顺着黄少天的话接下去,还眨了眨眼,那神情一下子让黄少天想到上一轮里他们在宾馆初会的模样:“那么少天愿意接受你口中的好男人么?”

平心而论,这要是个恋爱养成游戏,凭借黄少天对喻文州的好感度,到触发告白事件的时候早就该一路直奔HE拿到完美CG;又或者黄少天没有这种与众不同的生活背景只是个普通人也未必就不能心无芥蒂的答应下来;再退一步说,如果他没有这么喜欢喻文州,他也可以无所顾忌的答应下来,毕竟最坏不过十年之后从头再来。

可是黄少天不知道在他轮回再开的时候原来和他相熟的那些人会怎么样,不知道是有一个“黄少天”会和他们一起生活下去,亦或者就此宣告失踪。虽然可以调整心态当自己在玩一款多结局的游戏,但自从明白自己的处境之后,黄少天就再也没有和谁有过特别深入的交往,更不要说恋爱结婚。他觉得做人要负责,万一谈了几年恋爱眼看谈婚论嫁结果对象招呼都不打一个就消失不见了这算怎么回事儿。

并不是不能编造一个理由或者干脆的拒绝,可是黄少天不想在这种事上欺骗喻文州,他喜欢了索克萨尔那么多年,尽管那时候和喻文州对他的喜欢并不算完全一样的类型,但黄少天觉得这是必须认真对待的人,就算说完被当成深井冰也认了。

“队长,虽然这么说你可能觉得我在骗你,不过我其实……一直在重复过这十年的人生。”

“我知道,”喻文州并没有惊讶,他依然笑眯眯的看着他,“我也是啊,夜雨大大。”

WTF?!黄少天觉得自己世界观都要碎掉了,这种自己做了好久的心理斗争背水一战孤注一掷才终于能开口坦白秘密结果人家轻描淡写一句早知道了的剧情是怎么展开的?!“我也是”这是闹哪样啊索大大?!

可是谁跟你说这故事是单主角线了啊黄少。

 

喻文州发觉自己在重复同一段人生的时间比黄少天还要更早一点,一开始写文只是随性而为,虽然其实已经写过无数次,不过毕竟都是数百万字的内容,喻文州并不想把每一次的十年都全部耗费在重复那些内容里,他永远有不同的工作,只是在每一次轮回里的闲暇时间把文章修改得更加漂亮一点。

引起他注意的是那个叫做“夜雨声烦”的ID,不记得他是在哪一轮里出现的,本来喻文州以为他只是个普通的热情粉丝,长评打赏事实上喻文州都已经习以为常,感激,但是并不会太留意,可是几轮下来,通过长评里的蛛丝马迹,喻文州发现他每一轮的职业似乎都不一样。

这就有意思了,据喻文州所知,除了他自己之外,每一轮其他人的生活轨迹事实上差别都不会太大,有时候甚至连评论都差不太多。

会是和自己同样的人么?

喻文州有了猜测,于是他不动声色的关注着他,刻意控制着节奏,刚刚卡着轮回的时间点前都发不完结局。

他承认他对夜雨声烦那种隔着屏幕都能感觉到的灿烂活力产生了兴趣,但如果对方只是个普通人,喻文州也不愿意打乱别人的生活。

直到上一轮“夜雨声烦”作为写手出现还各种姿势求结局甚至说出了再不更完就看不到结局这样的话,喻文州终于肯定了他的猜测。

既然如此,那就不需要再有这方面的顾虑,喻文州承认他就是故意在那个时间点之前同步开了第二个坑,并且透露是在大学阶段就在构思的情节,他猜测黄少天或许会因此再来找他,而大学里感情的养成总是特别容易。

当然如果黄少天不来,他也会有别的方案。

幸运的是一切如他所愿,那么,请多指教了,少天。

END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