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蜂蜜的小透明悠扬

全职存文点,PO主是个全职潜水党,偶尔产出,主要精力还是不在这边……
CP的话PO主吃伞修伞/江周江/韩张/林方/喻黄喻/卢刘卢/高乔高/双花/双鬼 ,说着不会都写不知不觉还是都写了的PO主主要还是偶尔的短篇小甜文,因为PO主很不擅长情节……不会太高产,因为PO主一般是和基友聊high了才会有脑洞……(虽然这么说还是……手速跟不上脑速啊……

[喻黄喻]关于可以孵出账号卡的蛋的故事(1END)

*灵感来源于一个叫做《育成偶像之卵》的手游,不过设定除了从蛋里孵出来之外没啥一样的了……以及那根本就是个宅男游戏吧喂!!!!!双肩包少女啊可爱的新娘啊都是什么鬼你家偶像长这样啊?!

*喻黄喻清水无差

*OOC应该有吧……卡文卡得简直销魂不过我总算还是搞出来了!嗷!

=====================

喻文州一早起来就发现床前端端正正的摆着颗挺大的蛋,略带透明的外壳上还镂刻着蓝雨队徽,看起来颇为精细,简直像是个艺术品。

不过蓝雨的战术大师能看到这颗蛋完整模样的时间也没剩下多少了,下一刻光滑的蛋面突然布满裂纹,有着阳光般灿烂金发的小正太手握幽蓝光剑从里面跳了出来,看到喻文州的瞬间眼睛一亮:“队长!”

与此同时,蓝雨战队,副队长宿舍,蓝雨剑圣瞪着面前和喻文州房间里同款的、以极富韵律感的节奏在他房里转了三圈都没有破壳的水晶蛋,思考着要不要找点什么帮把手。

幸好这个问题没让他困扰太久,尽管费了点时间,小家伙最终还是打破了蛋壳。

幼年版的索克萨尔站在齐胸高的蛋壳里冷静的环顾一周,目光落在房间主人身上:“少天?”

大家都知道蓝雨的黄少天是联盟最大的机会主义者,虽然看起来话唠又容易炸毛,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称得上是冷酷无情,不容易为外物影响。

……不过一早起来房里多了个蛋蛋里孵出来自己队长的账号卡这事儿也太刷世界观了是不是?

在小索克萨尔破壳的同时喻文州敲响了黄少天的房门,毕竟出现在自己房里的是他最信任的王牌的账号卡,而且这种事……即使是蓝雨如同千年冰川一般不会动摇的队长,也还是觉得应该找自家副队商量一下比较容易平复心情。

门很快就开了,黄少天看到他的眼神简直跟之前的小夜雨一模一样:“队长你来得正好!快看看这怎么办!”

看见自己的账号卡特别镇定的站在蛋里和自己对视的机会可不常见,喻文州看了几秒,走过去,伸手把和小小的索克萨尔抱了起来。

感觉到索克萨尔乖乖趴在自己肩上,二十来岁风华正茂年华正好甭管是不是单身至少户口本上还写的是未婚的喻文州突然有种在带儿子的错觉。

他抱着索克萨尔,冲黄少天扬了扬下巴:“拿钥匙,去我房间。”

 

夜雨声烦本来在喻文州房间里好奇的这里摸摸那里瞧瞧,听到开门声一时起了恶作剧的心思,突然从门后跳出来大叫一声,毫无防备的黄少天手一抖差点把钥匙扔出去,看清楚对面一脸“卧槽怎么是你”的夜雨声烦瞬间摆出一样的表情:“我去你怎么在这?!还躲在门后恶作剧我是这么教你的吗!”

“没错!”夜雨声烦理直气壮的点头,“而且跟混在团里趁乱抢BOSS之类的比起来这个程度就被吓到的你比较弱吧黄少!”

“小兔崽子还反了你!今天不教训你我就不姓黄!”

“来啊!反正喻少天也是个好名字!看剑看剑看剑!”

眼看这场争吵就要升级为账号卡和操作者的互殴,为了蓝雨的内部和谐,还抱着小索克萨尔站在黄少天背后的喻文州终于开口:“少天,夜雨,别闹了,先进去。”

夜雨声烦和黄少天的争执并没有继续下去,因为喻文州放下小索克萨尔之后小夜雨就迅速的蹦过去抓住了索克萨尔的袖子:“LeaderLeader你怎么也在这里?不过太好啦你也在我就不担心了!刚刚我还在想要是没法告诉你我在哪里怎么办!”

有些时候账号卡和使用者的性格真的挺像的,即使是黄少天也不得不承认,至少在简洁明了的说明问题的层面上,索克萨尔的靠谱程度要比夜雨声烦要高出许多。

当然,黄少天同时也坚持认为,有着如此出众的语言表达能力的夜雨声烦不愧是他的账号卡。

索克萨尔和夜雨声烦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会出现在这里,从诞生之初他们就一直透过屏幕看着自己的操作者,也理所当然的会被操作者的经历风格所雕琢。和从开始到现在都一直跟随着黄少天的夜雨声烦不同,前后换过三任主人的索克萨尔性格受到的影响要复杂得多,不过经过这么多年的积淀,现在的他还是和喻文州更为相似。

本来两个世界互不相干,索克萨尔和夜雨声烦在荣耀的世界里生死相托;喻文州和黄少天在他们的世界里并肩而战,在终章奏响之前共同追逐至高荣耀。

结果他两突然就biaji一下被扔到了个蛋里,还莫名其妙的变成了Q版三头身,好容易挣脱出来就看到自己操作者的搭档。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账号卡里的角色并没有跟随他们而来,比赛还是能打的,不然从战队经理老板到冯主席估计都得秒躺进医院,圣治愈术都拉不起来。

今天不是休息日,作为职业选手每天的训练必不可少,时间仓促,喻文州准备了些水果点心放在桌上,又把书柜指给索克萨尔,交代了不要碰插头插座,接着就和黄少天匆匆赶向训练室。

即使这样,对索克萨尔和夜雨声烦来说这天也是不同寻常的新奇有趣。无论是从未见过的电器还是从未尝过的点心,哪怕那些和荣耀制式完全不同的家具都能让夜雨声烦度过不短的时光。累了就坐在索克萨尔身旁,听他读那些他们都从来没读过的书。

午饭和晚饭都是喻文州和黄少天打包回来的,蓝雨联盟出名的食堂显然也深得他们王牌角色的欢心,荣耀里虽然也有药水和食物,但终究比不上生活里花样繁多,更何况像索克萨尔和夜雨声烦这样的神级角色,能接触到的反而大多只有几种高档药水,普通的食物已经不记得多久没有碰过了,毕竟他们也并不需要。

满足的摸摸肚子,夜雨声烦满足的倒在喻文州的床上打了个滚,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变小了熬不得夜的缘故,很快就有些睁不开眼,迷迷糊糊的也不记得是如何被喻文州塞进浴室梳洗,更不记得是怎么被黄少天套上晚饭前匆匆买回的小睡衣放到床上,他只记得在他清醒的最后一刻,索克萨尔也已经换了睡衣,安安静静的坐在他身旁,手中白天看的那本厚重大书已经翻了大半。

 

深夜,喻文州的房间门被悄悄打开,门缝里泄露出暖黄色的灯光,床头的小灯依然亮着,索克萨尔倚在床头,手里的书却滑落到被子上,已经睡熟了。房间主人和他的副队长轻手轻脚的走进房间,在书里夹了张书签,端正的放在床头柜上,接着把索克萨尔好好的裹进被子,关上了床头灯,和来时一样安静的离开。

晚安,我的荣耀们。

END

评论(20)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