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蜂蜜的小透明悠扬

全职存文点,PO主是个全职潜水党,偶尔产出,主要精力还是不在这边……
CP的话PO主吃伞修伞/江周江/韩张/林方/喻黄喻/卢刘卢/高乔高/双花/双鬼 ,说着不会都写不知不觉还是都写了的PO主主要还是偶尔的短篇小甜文,因为PO主很不擅长情节……不会太高产,因为PO主一般是和基友聊high了才会有脑洞……(虽然这么说还是……手速跟不上脑速啊……

[同人] 清欢

GET!^^ 唔……小周意外的话有点多啊

2501:

原著:蝴蝶蓝《全职高手》

cp:江周江(江波涛  周泽楷)

@撒蜂蜜的小透明悠扬 悠扬君生日快乐}


江波涛睁开眼睛,看着黑夜的天花板,闭上一会,又睁开。他侧过身子,望见闹钟显示的时间:凌晨三点一刻。

身边人呼吸均匀,还在熟睡。

他平躺在床上,睁着眼睛,脑内一片清明,没有半分睡意。过去半刻,江波涛失望地接受了自己失眠的现实。他从大床上坐起来,披上衣服,轻手轻脚地出了卧室。

周泽楷是乘昨天下午的飞机回来的,他开车去机场接他,远远地就看见周泽楷推着三口大箱子从通道口出来。接机的人不少,周泽楷起先四处张望着,一见到来人,神情就安定下来了,推着车向他走来。

两人在电话里絮絮叨叨说去那么多的话,见面却失了言语,却是连最简单的招呼都不知该如何开口。周泽楷站定在他面前,低声喊了他名,就再无后话。他未语先笑,说他清减了,然后被突如其来的拥抱按在周泽楷怀中,感觉他吻过自己的鬓角额发。

他们一忙起来足有三个月时间没见面。一方面是江波涛去外地做栏目,公司有意要将人文旅游做成系列,就把采访相关全扔给他来负责;另一方面,周泽楷在外参加活动,从竞技游戏的宣传邀请到服装模特、杂志封面的拍摄等,在飞机上的时间都比在酒店睡觉的时间要多。两人中途分别回家过两次,但都因为对方还在工作,相聚也就堪堪错过了。

回来时还是江波涛开车,路上他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轻松愉快,转进城区后车速减缓,话题不经意地转到晚餐上。他跟着剧组,有时候连饮食都顾不上就要赶路,也是随便成习惯,一时也拿不定主意,便去问周泽楷。这时正好在等待路口红灯,他把车停稳,却感觉周泽楷温热的掌心覆盖在他的手背上,不知何时,周泽楷又把婚戒重新戴回无名指,身旁的人执起他的手,握牢了,送到嘴边贴去一个吻,笑着说,我想吃鱼。

这亲吻像是要把嘴唇的温度都熨帖在他皮肤上,他面上一热,却也不避,只是笑。就在下一个路口转弯,开去江边的饭店,他和周泽楷都去过很多次,知道哪家做鱼最好。

爱一个人极深时,相处的日子反而会平淡如水,看一切都自然地来去,安静沉稳,感觉到自己内在充满力量。江波涛时常审视自己,看见都是一个爱着周泽楷和被周泽楷爱着的男人,他们拥有彼此,他猜想不出另一种可能,也不想去做无谓的揣测,没有意义。

现在是六月中下旬,天气不冷了,早夜下过一阵小雨,此时有微风穿堂而过。他前些日子在西藏做专题,那里天气寒凉,入夜后不增添衣物不行,现在回到这温暖的江岸城市,江波涛还是习惯性地披着衣服,去书房看书。

周泽楷回家后就很嗜睡,早晨七点半,江波涛没像以往那样去叫他起床,冲了咖啡,用微波炉热过简易早餐独自吃过,然后坐在客厅看他的安排。

直到十点过钟,周泽楷才睡眼惺忪地出现在卧室门口,与他打过招呼,顶着翘起的头发,飘去浴室洗漱冲澡。不多一会,周泽楷头发顶着干毛巾,咬着三明治端着咖啡坐在他身边伸懒腰,整个人都蜷起腿缩在沙发上。他把咖啡找地方搁好了,看满桌子都杂乱地放着江波涛的东西,而江波涛正握着笔对文件涂涂写写,也不好打扰。

直到把一页文件改完,江波涛才摘下眼镜休息。他一看身边人的模样就笑了,抓过毛巾来给周泽楷把耳后还在滴水的发梢擦干水:“睡觉不老实,头发全都乱掉,洗过之后还是翘的,一会我给你压着吹干看看。”

“嗯。”周泽楷把头耷拉在他肩上,又打了个哈欠,伸手绕过他的肩膀,侧过头去亲了下他的脸,我略微潮湿的头发有点长了,擦着江波涛的颈子,挠得他有点痒,那又不仅是痒,就这自然的亲昵举动,拨到他心弦里去。

他也抬起手覆盖在他搭着肩头的手背上,安慰似地拍拍,“我这是有成工作狂的潜质,前些日子太忙碌,天天盼着休息,现在把节目做出来,算告一段落,又不知道该做点什么,闲下来就全身不对劲。”

“那就放下。你假期到多久?”周泽楷问。

“三周假期,足够了,假期结束后要去大理,然后做一期茶马古道。”

“唔,还头疼吗?”

江波涛弯起嘴角,他捏着周泽楷的手,轻轻摸着他的指节轮廓,“那是我们在营地,海拔太高有高原反应,过了就好,回来自然就不疼了。当初是觉得难受,团队近一半队员都撑不住了,最后还是强打精神跟着研究所的人走完全程,回想起来却相当有意思。这次栏目把国内的重点冰川都做成完整专题了,下一次做近似专题的机会难再碰到,苦一些把事情做好是值得的。”

耳畔边的人应声,坐正了姿势去喝咖啡,随手把擦头发的毛巾搭在沙发扶手上,又呷着咖啡,细细地把他看了,结论道:“眼前有成果了,晒黑不少。”

“当然,不晒黑哪能行,全剧组回来个个都黑胳膊黑脸,知道的道一声辛苦了慰问一下,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在泥巴里滚了一圈。恰巧昨天有人是明着知道,还让我下次把背后也晒黑,可以冒充暹罗猫,你说这人是谁?”

周泽楷又笑起来,眼睛亮晶晶的看着江波涛。这话是他说的。他见江波涛洗完澡出来,脖子和手臂上都有明显的晒痕,分明两段颜色都不一样了,当时就联想到暹罗猫去。说给江波涛听,两个人抱着笑了好久,现在再提起,还是觉得好玩。

“忘和你说,我在意大利,被人看上了。”周泽楷说。

江波涛挑起眉,这件事周泽楷的确没有在电话里和他讲,不过意大利嘛他也懂的,既然周泽楷有意要话说一半,他也就随着不着边际地调侃:“噢,又是一位宽肩窄臀的美男子前来约你吗,心动了没有?”

“意大利模特,没心动,我心疼他。”周泽楷抬起手,露出他的戒指,“告诉他我结婚了,很幸福。”

江波涛装模作样地叹气,“又失望了,还以为要向我坦白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他瞎调侃的话还没说完,周泽楷已经压上来,把他半扑倒在沙发上,笑起来露出雪白的牙齿,头抵着他的额头:“要奖励。”

“什……”江波涛知道他要做什么,刚想说“什么奖励你都可以拿去”,就感觉到周泽楷轻咬上他的嘴唇、再撬开他的牙齿,温柔又充斥着占领性地把他吻过一番。原本想说的话全被他吃下去,一时什么都被抹成空白,无意间还和对方磕到牙齿,而他很快就从长时间被遗忘的磕碰与干涩里找回记忆,放纵自己跟着他的节奏接吻,唇齿间弥漫开来的全是周泽楷的咖啡味。

等两个人松开时,他已经完全地栽倒在沙发上,周泽楷换个姿势缠着他,也不嫌难受,偏偏两个人一同挤着,从后面揽着他的腰。

“今年年底生日过后就都三十岁的人了,还像刚谈恋爱的高中生。”

身后的人把他抱紧了点,说话的时候正好吹着他的耳朵,酥麻麻的。“那就高中生。”

“……”

“去青岛吧。”他听见周泽楷说。

江波涛从他怀里艰难地翻过身,面对面挤在沙发上,笑他:“才回来没两天就想出去,小周不会是被我工作狂的气场感染了吧。”

“不是工作狂,是你失眠症又犯了。”周泽楷探出手去,抚上他的面颊,他的拇指擦过眼眶,那里有很深的印记。江波涛不断的更换地点,睡眠质量向来糟糕,只是他全身心都投入到工作里去,虽然缺眠,精神却是很充足,但还是可以被看出来。

“外面睡不着造成的,床太硬,大部分时间没有床睡,我们睡在睡袋里,晚上还得有人值守,有狼。回来应该没多久就能调整过来。”

“嗯,失眠记得叫醒我。”

江波涛的失眠症不时复发,只要忙碌起来他就会不觉困倦,长期的精神紧张导致他几乎随意全无,哪怕十一点躺下,凌晨两三点钟也会自然醒过来。周泽楷发现他失眠,也不是没想过办法,后来跟着起床来陪他坐着,要么看一场电影,要么说说话,就是不许他再去工作。他开始时并不赞同周泽楷的做法,认为这白费气力,连累他一起受罪,但过去一段时间,失眠症竟有所好转。所以周泽楷认为他的失眠结症还是在高压工作上,他越投入,就越难以从那里挣脱出来。

但他俩都才刚回来,江波涛至少希望另一人能先休息好,他总不能指望着自己的失眠非要靠拉着别人来受累才能治疗。“我没事的,你先调整好了,一个睡不着的还要去把另一个吵醒,尽胡乱折腾,最后两人都睡不好觉。”

“那就和我去青岛。”周泽楷又说了一次,全心全意地注视着他,不容质疑一般。

“但这……”他犹豫得厉害。

“不是玩笑。是蜜月补习。”他说。

江波涛怔怔地看着他,连他自己都有觉察,触到周泽楷的目光时,反而退缩的却是自己。他们二人正式确立关系距今也有两年多,此间一直平淡度日,再有的共度时光怎么想都是忙中偷闲得来的,他辞去心理咨询师的岗位后反而在传媒上越来越远,从电台主持开始,到现在开始做的栏目,比较起来不是在熬夜就是在办公室加班。周泽楷也是有大量工作,从国内的赛事邀请到封面人物评选,经常在飞机上一呆十几个小时,南北半球到处走。

回忆起他们的蜜月旅行,两个总要去不同地方见识不同风情的人,却是在一处不起眼的古镇匆匆呆上三日就算作是结婚纪念,想起来虽然很是愉快,但苦涩缺憾也紧随其后。

那时江波涛有一个节目,好不容易争取到,他是不愿放弃的。公司那边一个电话,他就不得放下其他事情立即赶回去,让他们本来去清江下游游泳的计划也化作泡影。当时他把事情全告诉给周泽楷,周泽楷什么都没说,立即和他整理好行李返回城市。

结果这两年,他们竟然一次都没有和对方一起出去过。

他垂下眼睛笑了一下,摸到周泽楷戴着戒指的那只手,和他交握住,定定地承接过他的期待:“好,都依你,说来我在冰川待得太久,也想念海岸边的风景。”他话里一顿,又笑说:“只不过这次,就真要晒成暹罗猫了。”



{设定和原著无关(感谢作者老爹蝴蝶蓝),cp都是出于我的私心。}

{成功安利我入全职的还是悠扬君,可惜我文力状态太糟糕,原本答应好给悠扬君的REPO它……被我吃了。}

{一份薄礼,聊表心意,祝悠扬君开心愉快。以及,重要的话要说三遍:生日快乐生日快乐生日快乐喵。w}

评论

热度(21)

  1. 撒蜂蜜的小透明悠扬铁口直断无咎言 转载了此文字
    GET!^^ 唔……小周意外的话有点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