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蜂蜜的小透明悠扬

全职存文点,PO主是个全职潜水党,偶尔产出,主要精力还是不在这边……
CP的话PO主吃伞修伞/江周江/韩张/林方/喻黄喻/卢刘卢/高乔高/双花/双鬼 ,说着不会都写不知不觉还是都写了的PO主主要还是偶尔的短篇小甜文,因为PO主很不擅长情节……不会太高产,因为PO主一般是和基友聊high了才会有脑洞……(虽然这么说还是……手速跟不上脑速啊……

【高乔高】所有物(FIN)

萌萌萌萌萌!!!!爱你么么哒!!!!

走笔至此搁一半:

@撒蜂蜜的小透明悠扬 悠扬生快哦!熬夜码出来一个短小的小天使文,小兔子一帆送给你!爱我吗!

#今后也愉快的一起填坑产脑洞吧!认识了真的太好了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呢!QAQ

#原本是高乔的,结果到最后一帆男友力撩的太高所以可能有一点乔高了,不过小天使没关系哒对嘛!

 

01、

高英杰第一次遇到乔一帆的时候,是个平常的不能再平常的下午。

这天天气很好,天空湛蓝,像是一块纯白的画布被粗心的画家不小心泼上了靓丽的水彩,天高云淡,走在街上都觉得整个人都放松下来。高英杰和客户谈完合同以后就被告知下午放假,想着反正回去了也是一个人宅,之前被这个客户搞得一个头两个大,闲下来了不如去走走逛逛换换心情。

会在工作日里逛街的以大学生居多,B市入了秋还是挺凉的,尤其这时候已经是晚秋了,不少逛街的女孩子由于穿的太少都披上了男友的外套,有街边上有呵着哈气吃小吃的,也有许多小商贩随便找个小餐馆的门口摆小摊的,多数不是头绳发卡,就是一些小动物。

对方的公司恰好坐落在宠物街的尽头,因而这一路逛下来都是一些卖各种小宠物的小贩。外面的摊子被女孩子们围的水泄不通,推推搡搡的好不容易挤过了人潮,高英杰看见了一个装修精美的铺子,推来玻璃门走进去,耳边响起了“欢迎光临”的电子声,店主是一个短发的女孩子,见有客人上门,放下手里的时尚杂志,热情的迎了上去。

 

“看看有什么喜欢的么?”

 

高英杰长得年轻,长得干干净净,斯斯文文的,让人生出一丝亲切感。女孩儿抱起手边的一只猫,极力的向他推荐各种宠物。也许是好久不逛街的缘故,高英杰显然对女孩子的殷切不太适应,腼腆的笑了笑,说自己看看。

 

店面很大,不止经营一种宠物,不同的动物之间被店主精心的分隔开,以至于不会互相打扰到。宠物们被装进笼子里,像是大商场里的商品一样被摆放整齐,这一点上无疑是比外面那些让很多只挤在一起的来的贴心一些。

然而无论哪一只,在他看来却都是千只一面的无趣。这些动物们,全部被驯养的很好,或者是会卖萌,或者是很活泼在笼子里上蹿下跳的讨人欢心,也有那种懒洋洋趴在笼子里懒得搭理人的。尽头处一个货架,与其他的隔开,走近了发现是卖的是兔子,数量不是很多,与其他的相比一半还不到,却也挤了一个小小的货架,颜色多以灰黑色和花色为主,很多品种是高英杰不太认识的,眼前的这只浅咖啡色短毛垂耳兔看起来整只都是圆圆的,鼻梁还有些扁低头趴着吃东西的样子不能更滑稽,偷偷瞟了一下旁边的价钱,高英杰默默地转移了目光。

倒也不是买不起,只不过他有些不太明白这兔子不怎么好看怎么还卖的这么贵。一排一排的看过去,各式各样的兔子眼花缭乱,女孩子跟着他一一介绍这些品种,听得他云里雾里,什么名字都没记住,只是从没逛过宠物店的他在心里小小的惊讶了一下原来兔子也有这么名贵的品种。

走到尽头的时候,角落里一只通体雪白的小东西引起了他的注意。这一只小兔子是名副其实的小,安安静静的趴在笼子里,也不吃东西,也许是品种并不怎么名贵,所以被店主塞进了最角落的位置,连笼子都是小小的一只,毫不起眼,红红的小眼睛见到高英杰蹲了下来瞪的圆了一点,抬起小脑袋,看着这个第一次注意到他的人。

 

“这个只是普通的中国白兔啦,喜欢的话送你也行。”女孩儿见高英杰看了半天,就只对这一只比较感兴趣,不由偷偷撇了嘴,暗自吐槽这人是个土包子。可是嘴上也继续讨好卖乖推荐着其他的品种。

 

高英杰没注意到女孩儿的态度变化,伸出手指想进去摸一摸那只乖乖的小兔子,却被女孩儿制止了。

 

“会咬人的。”

“哎?”高英杰大概是没有过被咬的经历,话音响起的时候他的手指已经搭在了小兔子的耳朵上,软软的小小的,也没遭遇什么激烈的反抗,小兔子反而眨了眨红红的像是小宝石一样的眼睛,有些不太好意思的向后退了退。

 

“呵呵”高英杰看着这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小兔子,嘴角泛起笑容“就这只吧。”

 

高英杰看了看其他兔子的价钱,最终还是付了款,原本女孩儿是有些不高兴的,在看见高英杰递过来的钱以后又喜笑颜开的送了他一只小摊子。

就这样,从来没被关心过的小兔子第一次被抱到了一个宽敞的笼子里,笼子底部还铺了一个软软的小毯子,惊慌失措的被高英杰小心翼翼的带回了家。

 

 

02、

 

一人一兔在客厅茶几上默默地对视着,高英杰注意到这只兔子似乎比别的都小一些,因此走的时候多嘴问了一句,才知道这小东西是被捡回来的。也许是小家伙太安静的缘故,一时间高英杰对于家里面突然多出的这只小生物还没适应。

 

小家伙偷偷观察着高英杰的表情,磨蹭了一会儿之后挪了挪小小的身子,往笼子边缘蹭了蹭,鼻尖和身子逐渐向笼子外缘靠拢。高英杰虽没养过兔子,但是有些动物的习性大体是一致的。

笼子被打开了,小兔子跳出来,走了两步来到高英杰手边,舔了舔没来得及收回去的手指,留下湿哒哒的口水。

 

“是在表示感谢么?”高英杰看着小兔子红红的一对儿小宝石,笑了。

 

 

高英杰在网上查了半天的资料,拉了一个word文档,对着网页上的饲养方法和注意事项,按照小家伙的状况一一摘抄出来,小兔子蹲在高英杰手边上,瞪着小眼睛看着高英杰手指飞舞噼里啪啦的打字,乖乖的一点声音也没有。

过了一会儿小东西用圆圆的身体蹭了一下高英杰露出来的手腕,白色小短毛蹭在皮肤上面软软的滑滑的,还有些痒。

 

“怎么了?”

 

高英杰伸出手指摸着小兔子的后背,小东西原本就不大,缩在一起正好能窝在高英杰的手掌里,露出来一小截短短的尾巴,翘翘得从高英杰指缝间溜出来,又显得有些调皮,两只粉嫩的小耳朵支楞着,动了两下。

没养过兔子的高英杰其实还没做好《养兔子攻略》,刚才浏览资料的时候也没见有人说兔子突然蹭你是表示什么意思,大概是喜欢的意思么?一般的小动物表示亲昵不都是喜欢吗?

 

他看见小兔子圆溜溜的红宝石眼睛,也眯起眼睛笑起来,也不管这小东西是什么意思,总之他喜欢它,于是,小小只的小兔子被抱起来,被高英杰仔细的打量着。其实别说,这只兔子虽说是捡回来的,但是看样子却一点也不像是野兔,身上毛发保养得一直都很好,短短的毛柔软的像是天鹅绒一样,小尾巴一小团蓬蓬松松的,在高英杰的认知里,就中国白兔这个品种来说,少有这么好看的。

 

小兔子也许是被高英杰看的害羞了,后腿蹬在高英杰手上不自觉的轻轻踹了一下。

 

“咦?”

 

高英杰顺着小兔子的动作向下看去,发现腿部的地方竟然有一小块灰灰的印记,轻轻的扒开绒毛仔细看了下,有点像伤痕的样子,应该是最初的时候没处理好,所以留下了一个月牙形的疤痕,看着像是小小的胎记一样,倒也挺好看的。

 

 

“哈哈”高英杰开心的笑出声来,惹得小兔子不明所以的瞪着他。

 

“叫你灰月吧。”

 

小兔子用自己的小下巴蹭了蹭高英杰的下巴,肉呼呼的小耳朵贴在脸颊上,暖暖的,高英杰只觉得,他今天简直捡到了宝贝回家。

 

03、

日子过得简单又温暖,灰月很乖,平时的时候高英杰也不会用笼子把他圈起来,小东西跳跃能力一级棒,几乎想要够到的地方都没问题,而平时需要上厕所的时候还会嗖嗖嗖素的跑到自己专用的小厕所去上,其实更加逗得是有时候小家伙看着给它清理厕所的高英杰带着手套在忙活的时候会偷偷的藏起来让人找不到,大概这个就是让高英杰最最头疼的地方了。

高英杰打理好灰月的小窝和小厕所,就找不到小东西了,前几次还惊慌失措的以为小家伙跑丢了,后来当他不止一次的发现小东西其实是躲在衣橱里的时候,才意识到,这小家伙是在害羞……

 

高英杰又一次的在自己壁橱里那一套套黑色套装里找到一只白花花的小白兔,终于也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

“灰月?”

小兔子闻声,乖乖的从衣服里面钻出来,一跃跳向高英杰的手里,低着头舔了一下高英杰的手指。

高英杰指尖麻麻的,被湿润的小舌头舔了一下又缩回去了,盛在眼角的笑意更加浓了,不是都说,小兔子舔手指大概是喜欢的意思吧?

高英杰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这是在表白了,他却莫名的觉得有点不好意思,难怪同事时常的笑他说无论工作多少年,总像个初出茅庐的大学生一样。

不过也是,即便是他家的灰月有时候作为一只小兔子,人性化的动作确实多了一点,可是每次被小兔子表白了都要红一红脸的男人估计高英杰也是世间罕有的了。

“谢谢!”

灰月抖了抖小耳朵,蹭了两下高英杰的手,蹦跶着跳到地上去玩儿自己的小玩具,虽然高英杰觉得其实小东西未必玩儿的多开心,但是好像无论他买回来什么,灰月都很开心的样子。

这大概就是常人所谓的岁月静好吧。

真心的,这日子简直甜的像棉花糖一样。

 

04、

这一天高英杰照例在上班之前为灰月准备好午餐后,向小东西道了声再见,小小的灰月挥了挥小爪子,连带着两只小耳朵也动了动,亲昵的抬起小下巴蹭了蹭高英杰。

这是再见的意思。

 

这几天微草上下所有认识高英杰的人都在问,他是不是谈恋爱了,结果高英杰上班下班准时准点,不迟到,不早退,生活作息规律的不行,更有八卦者去打听了他下班后都去哪里,结果高英杰面对那些八卦的前辈们还是招出了他的行程,不禁让众人大跌眼镜。

因为,无非就是回家吃饭睡觉养兔子而已。

除了养兔子这一点让女同事们萌了萌,其他还真的不像是恋爱中的状态。

而高英杰每天上班的表情,确实与热恋中的人如出一辙,用某个人的话说就是:

这小子笑的,甜的跟小兔子似的。

 

请原谅这个人,实在是高英杰平日里在单位一口一个前辈的叫着,真是对谁都是谦恭有礼的样子。

 

>>> 

而在高英杰家中,灰月低头看了看自己有些变圆了的小肚子,跑到了厨房翻了一岁剥好皮的玉米,趴在上面,一边滚动着肚子上的小肉肉,一边想着心事。

 

晚上18:30分,开门声响起来。

高英杰等待着那只小家伙扑到自己腿边上,却在脱下皮鞋进入客厅的时候呆住了。

 

一个和他差不多年级的少年有些局促不安的坐在客厅的沙发里,刚刚他还看见这少年由于紧张咽下了口水,身上穿着普通的不能在普通的居家运动服,可整个人却透着和他一样的学生气,从少年干净俊秀的侧脸来看,一瞬间竟然有一种微妙的心跳感。未及多想,那少年听见了声响,已经起身面向了高英杰。

 

“英杰……”少年脸色微红,看出了一点紧张与忐忑,却还是看着高英杰继续说完了后面的话。

“你好……我叫……乔一帆……”少年微微停顿,像是接下来有什么很重要的事情要说:

“也是……你的灰月……”

 

 

高英杰在原地呆滞了几秒,完全对这个少年不知所措。若说戒备心,早在少年讲出灰月那个名字的时候起就已经放下了,然而这眼前所见却有些让他云里雾里。

乔一帆见到了高英杰的反应,硬是将刚刚的感谢咽回去,想了想,还是走到了高英杰面前,在高英杰的注视下,倏地一下冒出来两只小兔子耳朵,而当高英杰仔细的看过去的时候,竟然还发现这少年栗色的发色,一双眼睛里竟真的带着点宝石红,乖乖的垂手站在面前微笑着的样子,也像足了……

若说是拟人化的话,也就是这样了。

高英杰心里想。

    完了,有点不好><

05、

半个小时以后,高英杰坐在沙发上听完了乔一帆讲述完事情的经过。

他其实……额……也就是一只小兔子……额……成了精的兔子,之前那天渡劫之后,有气无力的缩在一个小角落,作为一只小小的兔子妖怪,全靠着微薄的功德积攒起来的修为,其实能够为他挡了这次天劫仅仅是恢复原形已经很难得了,原本这之后大概也算是劫后余生什么的,可偏巧,又被一个动物贩子拣去了,腿上的伤,就是他从餐馆里一路逃到那个宠物店门口的时候弄得,女孩儿不忍心丢掉它,便捡了回去养着,后来,他就遇到了来闲逛的高英杰。

说到这里的时候,乔一帆握着手里的水杯,抿唇笑了笑,看着高英杰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笑着说:

“幸亏,那时候被那个人捡去了。”

 

一句话说完,高英杰那边如梦初醒般看着眼前这个眉清目秀笑语盈盈的少年,鬼使神差般的把脑海中那只小小的灰月联系在一起,手掌不自觉得便覆上了乔一帆的头顶,揉了揉,不经意间,在碰到了那对儿软软的耳朵时,又触电般的缩了回去。

也不知是在想着什么,高英杰最终默认了这一事实,并且竟然在认真的询问着。

 

“那个……一帆?”

“恩?”

“所以其实你是跟我们差不多的吧……我是说……”

乔一帆打断了高英杰的话,解释。

“其实是差不多的,不过也有不同。”

“那之前……”高英杰努力组织了一下脑内的语言,想问的问题太多一时间不知道问哪个。

 

“那我的那个……文档什么的……”

“其实你是看懂了?”

“恩,看懂了”乔一帆笑起来,等着高英杰继续问下去。

“那……那些东西……会对你造成困扰吧……”

 

他恨不得从地缝里钻进去,想到之前灰月蹭自己脸颊以及舔手指时他自言自语的那些话,如今估计都被这少年洞悉,只是出于礼貌,可以回避了而已,可是想到了他有可能是自以为人家是在表白……脸就不受控制的红了……这一次是羞愧的……

乔一帆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只是轻轻笑了笑,上前抱住高英杰,手臂穿过肩膀贴上后背,侧了脸颊,光滑的皮肤贴上高英杰的,皮肤上的触感就连细小的汗毛都觉得格外清晰,他用下巴蹭了蹭高英杰的,微笑着说:

“这个,并不是乱说的。”

说罢,起身,去了厨房。

做什么,也无需多说,自然是准备晚饭,为了犒劳一下照顾了他几个月的高英杰。

 

厨房里响起锅铲滑动的声音,饭菜的香味儿飘出来,勾起了人的馋虫,可见这厨师手艺非同一般,客厅里,高英杰拿起来手机,偷偷的百度了一下兔子的生活习性,上面赫然写着:

小兔子如果用下巴蹭你的话,那是在宣誓所有权哦!

 

FIN

用这种独特的方式宣誓所有权的一帆简直男友力MAX,所以其实好像到最后偏乔高了

 


评论

热度(30)

  1. 撒蜂蜜的小透明悠扬走笔至此搁一半 转载了此文字
    萌萌萌萌萌!!!!爱你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