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蜂蜜的小透明悠扬

全职存文点,PO主是个全职潜水党,偶尔产出,主要精力还是不在这边……
CP的话PO主吃伞修伞/江周江/韩张/林方/喻黄喻/卢刘卢/高乔高/双花/双鬼 ,说着不会都写不知不觉还是都写了的PO主主要还是偶尔的短篇小甜文,因为PO主很不擅长情节……不会太高产,因为PO主一般是和基友聊high了才会有脑洞……(虽然这么说还是……手速跟不上脑速啊……

[喻黄]关于diy房间的故事(1END)

*突发脑洞

*架空一回完

*OOC有慎

======================

暮色已深,喻文州终于完成了手上的活儿,松了口气靠在椅背上。

大半个月前妹妹突然寄了个盒子给他,拆开一看是个DIY的手工别墅,看预览图倒是挺精细,蓝色系的外墙里卧室会客厅浴室厨房一应俱全,还带了个小游泳池,边上摆着沙滩椅,不过拆开盒子里面一堆细碎的零件儿看得人眼晕。

妹妹之前心血来潮看中了这个模型,结果买回去刚一拆盒子看到零件包就直接打包寄给了哥哥。

虽然说妹妹说就送给他玩儿了成品拍个照就好,不过喻文州也没有拖延的习惯,正好最近工作不算太忙,花了大半个月的空余时间,总算彻底完工。

随手拍了几张照片发给妹妹,喻文州给模型套上防尘罩算是了结了这事儿,转身去梳洗关灯准备睡觉。

 

夜深人静月黑风高,特别适合小小的传说出现的时段。

从放着模型的书房能一眼看到喻文州的卧室门紧闭着,两个小小的、大约不到五厘米的小人悄悄从窗户缝里摸了进来,仔细看还能看出其中一个比另一个要矮那么一点,似乎是年纪比较小的缘故。

“瀚文小心别出声,把人吵醒了就没得玩了,不过我跟你说这家主人挺好的看着斯斯文文的脾气挺不错的,用人类的话怎么说来着?对知书达理。”

“黄少我觉得你说话的声音比我的动静大。”

“前辈这是在教导你!教导知道吗!”

两个人一边抬杠一边悄咪咪的爬上书桌,被叫做黄少的那个还警觉的看了一眼卧室,确信卧室里没有透出灯光也没有传来脚步声才带着卢瀚文继续往前走去。

接下来迎接他们的是意外之外的情况。

“黄少……这个进不去啊……”卢瀚文仰头看着罩着透明防尘罩的别墅一脸困惑的转头看着前辈。

“靠靠靠靠靠昨天还没有这个的肯定是今天才加上的难道是被发现了不能这么小气啊我又没弄坏只是晚上偷偷来玩啊!”黄少天站在卢瀚文旁边,一脸晴天霹雳的表情,语速也因为震惊快得完全放弃了标点。

黄少天并不是那么容易就放弃的人,他研究着防尘罩,试图找到偷偷溜进去的方法;而卢瀚文年纪还小,第一次出门难免经验不足,跟着黄少研究防尘罩也没记得关注背后。

综上所述,他们谁都没发现卧室的门无声无息的打开了。

 

喻文州会起来其实完全是个意外,一般来说他躺下之后都能安稳的睡到天亮,不过这天完成了项有些复杂的成果,即使是他也难免有点兴奋,半夜居然醒了过来,还鬼使神差般的打算再去看一眼那个模型。

走到门口就听见里面传来说话声,以为家里进了小偷,喻文州放轻了本就不重的脚步,悄悄走到书房门口往里看去。

于是两只小家伙被逮了个正着,黄少天抽出佩剑冰雨把小卢护在身后,警觉的看着面前比他们大了许多倍的人类:“我警告你别想乱来啊就算我们比你小也不是好对付的看你人长得那么斯文不会都是幌子吧今天难道是个陷阱……”

“停。”喻文州发誓自己二十余年的人生里就没见过这么能说的……不对对方看起来显然不是人类,那非人?

这种奇怪的思想显然只出现了不到一秒钟,喻文州站在书桌旁,稍微弯腰拉近了一点他们的距离:“我叫喻文州,这不是陷阱,只是个意外。”

天地良心,今天之前他从没想过世界上真的有小精灵的存在,而自己没做完的半成品会成为他们的游乐场。

黄少天显然并没有放松警惕,他和喻文州对视了超过一分钟才接话,而且只简单的介绍了自己的名字,还顺手把背后探头出来看的卢瀚文按了回去:“黄少天。”

喻文州思考了一下,俯身揭开了放在模型上的防尘罩,走开两步,放在从桌子前没法立刻够到的地方,接着走回桌前,展示出一个友善的笑容,刚想说点什么就听见不知道从谁那传来的咕咕声,显然是饿了。

真可爱啊。喻文州轻笑一声,落在黄少天耳朵里充满了嘲讽的味道,刚准备反击回去就听到喻文州的声音:“饿了吗?”

黄少天没有说话,毕竟这个家伙是敌是友还不知道,随便接受他的食物怎么看都不觉得是明智的选择。

身为剑圣的他有这种判断,可还是个少年的卢瀚文却没有他那么多想法,探头出来看着喻文州:“有点儿……今天跟黄少出来没来得及吃完饭……”

喻文州看着脸上写满“卢瀚文你看你那点出息”的黄少天又笑了起来:“如果不介意,我去拿点蛋糕过来?”

这话说得有点技巧,他既然已经不在房里,黄少天趁着这个空档跟卢瀚文一起离开也不会有什么问题。

可是喻文州表现了他并不想为难他们的诚意,黄少天想了想还是留了下来,不过也没有就那么呆在桌上,而是绕到了窗台上。

喻文州并不意外对方的举动,把蛋糕放在窗台上,还贴心的附赠了几只牙签和两小杯水。

卢瀚文欢呼着蹦跶到碟子里,愉快的咬了一口蛋糕,含糊不清的喊了句“好吃”就继续填饱肚子了。

黄少天却仍然是等了好一会儿,小卢都撑得幸福的躺在窗台上了他才谨慎的凑过去咬了一口。

饥饿会让人烦躁,能填饱肚子总是幸福的。吃饱喝足的黄少天对喻文州的敌意消退了不少——蛋糕确实好吃这点到底有多大影响就不好说了——不过毕竟吃人嘴短,至少现在黄少天能淡定的坐在碟子里跟搬了把椅子坐在窗台边上看他们吃东西的喻文州聊天。

……如果单方面的说话也叫聊天的话。

一串不知道他自己记不记得说了什么的话之后黄少天重新正式的自我介绍:“我叫黄少天,这个小鬼叫卢瀚文。”

“我叫喻文州。”喻文州温和的笑着,伸出跟手指,“一个人住,不嫌弃的话,随时欢迎来玩,少天。”

END


评论(6)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