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蜂蜜的小透明悠扬

全职存文点,PO主是个全职潜水党,偶尔产出,主要精力还是不在这边……
CP的话PO主吃伞修伞/江周江/韩张/林方/喻黄喻/卢刘卢/高乔高/双花/双鬼 ,说着不会都写不知不觉还是都写了的PO主主要还是偶尔的短篇小甜文,因为PO主很不擅长情节……不会太高产,因为PO主一般是和基友聊high了才会有脑洞……(虽然这么说还是……手速跟不上脑速啊……

[高乔高]一封彩信引发的后续(1END)

今天為高乔提供的腦洞關鍵字是①遺忘的溫暖②沒有回報的付出③世界改變的瞬間

虽然这么说但是好像和关键字并没有什么关系……

虽然是高乔关键字不过其实是高乔高无差

昨天许愿如果抢到全职周边大礼包就写高乔高!因为第一个妹子没有按照规定所以顺延了一个然后被顺延到的PO主欢欣鼓舞喜大普奔愉快的来还愿了!顺便交群作业!

OOC有,私设有,慎

=================================================

高英杰收到苏沐橙的彩信时相当意外,说实话虽然对方是乔一帆的队友,但事实上高英杰和她并没有打过什么交道,为数不多和兴欣对阵的机会,赛场外,他的绝大部分注意力也都集中在好友身上,并没有太过关注这位光彩照人的前辈。

疑惑的点开附件,高英杰险些没抓住手机。

照片上的乔一帆并没有看镜头,显然这是张偷拍,高英杰看见自己的好友抓着水杯双眼含泪,却依然努力保持着礼貌的笑容。

一帆怎么了?!一秒都不愿意多等,高英杰立刻拨通了好友的电话。

乔一帆那边很热闹,显然也没有想到会接到高英杰的电话,高英杰听到乔一帆跟谁打了个招呼,接着嘈杂的声音越来越小,大概是走到了外面:“英杰?怎么了?”

高英杰反而说不出什么了,乔一帆的声音虽然和平常有些不一样,但情绪显然很好,并不像是被欺负了什么的,磨蹭了一会儿,他才有些不好意思的和盘托出他因为苏沐橙发来的彩信误认为乔一帆遇到了什么事所以才急急忙忙的打电话的事。

乔一帆在电话那头笑出声来:“没有,只是不小心中了前辈的恶作剧。”

原来陈果心血来潮想让大家都放松一下,于是趁着假期拉着大家去了K市旅游,没想遇上回家的张佳乐,张佳乐说要尽地主之谊带他们去吃餐饭。期间张佳乐特别热情的给叶修点了鸡肉烂饭,还亲自给他端了过来,大概就是因为太热情了于是叶修死活不肯吃,乔一帆看看觉得看起来也挺清淡的,不想让两位前辈为难,就端了过来,张佳乐还没来得及阻止就吃了一大口。

……张佳乐前辈就这么一小碗饭你在里面放了三勺小米辣到底多大仇……

被辣得说不出话拼命喝水的乔一帆眼泪都出来了,张佳乐反而被吓得不轻,一边不断给他递水一边轻拍着他给他顺气:对叶修那个没下限的搞这种恶作剧他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但是乔一帆这个一直礼貌又温柔的后辈无辜躺枪又另当别论。

最后反倒是乔一帆觉得有些不好意思,稍微缓和一点以后抱着水杯断断续续的说:“前辈,没关系。”大概就是在这个瞬间被苏沐橙偷拍下来发给了高英杰。

知道了前因后果的高英杰完全放松下来,知道乔一帆现在并没有被欺负而且过得很高兴,高英杰很替好友感到开心,毕竟乔一帆从前那些郁郁他并不是不知道。比谁都努力,比谁都谦逊,可他始终得不到回报,始终看不到希望。

如果不是乔一帆当初遇到了叶修前辈,也许最后他们就会分处于不同的世界,然后再也不见。

能现在这样就很好了,即使不能并肩夺取荣耀,至少我们依然在同一片舞台。

可是心里的某个角落叫嚣着不满足,曾经那些几乎被遗忘的细致温柔一点一点翻涌上来,高英杰没有任何一次这么迫切的想要见到乔一帆,迫切到在他自己都来不及反应的时候那些话已经说出了口:“一帆,我来找你吧?”

贸然加入别人的旅程显然并不太礼貌,而且兴欣显然是老板娘出钱的员工福利,高英杰在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之后慌乱了起来:“那个,旅费我自己出,我就是……”

我就是想见见你这样的话怎么都说不出口,高英杰颓下肩膀,想要收回自己唐突的话语:“对不起……我还是……”

“好啊。”耳机里传来友人带着笑意的声音,“我也很久没有见到英杰了。”

 

当天晚上乔一帆就在酒店门口接到了高英杰,对方提着简单的行李,显然是简单收拾了一下就匆匆搭乘最近的一班飞机从B市飞来的。之前乔一帆已经和老板娘打过招呼说高英杰会来,并且表示他的那份费用可以由自己负担,陈果却大方的挥手:“小乔的朋友要什么钱。”接着直接去前台新开了间房把房卡塞给小乔:“是微草那个孩子?你们也好久没见了,我跟小安打个招呼,你们就住一起吧。”

许久未见的朋友并没有因为时间和距离变得生疏,乔一帆很自然的接过高英杰的行李,带他去了房间。

高英杰进了房间就直接摔上了床,没有准备的长途飞行让他觉得很是疲倦,他单手搁在额上,看着乔一帆把他的行李放在桌上,接着倒了杯水给他。

被半哄半劝着去洗了澡,刚刚还无精打采的高英杰恢复了些精神,抱着枕头趴在床上瞬也不瞬的看倚在另一张床上玩着手机乔一帆,感觉到他的视线,乔一帆询问的眼神飘了过来,高英杰有些不好意思:“一帆……能不能一起睡?”

是夜,两位年纪相仿的少年互相依偎着睡得香甜,一如那些已经过去的从前,一如那些尚未发生的未来,他们的感情会成为他们进步的动力,因为他们对于彼此都有着非同一般的意义。

直到永远。

END

 

P.S.:假期结束以后所有战队都收到了来自于兴欣的码得整整齐齐的有着“鬼火绿”这样诡异名字的黑色辣酱。

再P.S.:据说辣哭了不少人。

再再P.S.:除了百花。

评论(13)

热度(37)